日历

2021 - 7
    123
45678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293031
«» 2021 - 7 «»

存 档

日志文章


2021-04-20

散文:那棵香椿树

图片:


        二弟院子里有棵香椿树,它是父亲健在时,从离矿十几里路的姥姥家挪来的。20多年了,这棵香椿树主干已有碗口粗,可个头还是没过二层楼高。怕影响二楼采光,二弟总是折枝修剪,使得香椿树把浑身使不完的劲儿用在了横向长粗上,硬是没有影响它的茂盛和茁壮。 h03Aq[r  
  站在树下,香椿树挺拔、耿直,它的身上总有一种向上的力量,似乎感觉得到,父亲那高大的形象就在眼前。 0PFF ?_  
  香椿树才挪来时,父亲身体还算健壮,总也闲不住,给它培土、浇水,对它关怀有加、照顾备至。在父亲生病住院期间,还向去医院看望他的孙子问起香椿树。后来,侄儿捎去了一小枝椿芽嫩苗,了了老人家一份心愿。香椿树茁壮成长,父亲的病情却未有好转,不到一年时间,父亲终是撇下我们和他最爱的香椿树走了。 LW/   
  在我的老家,房前屋后的空闲地上,总有那么一两棵香椿树的身影。春来发几枝,嫩芽初上,绿中带紫,枝干鲜活得像满月孩子的小手,再看叶子,青翠欲滴,人们采完椿芽,还会满手余香。 =":1:d|  
  “椿木实,而叶香,可啖。”奶奶健在时曾说,椿芽最香的是第一茬。嫩芽长出约有四指长,是椿芽最好的时光,像极了初生入世、不懂人事的孩童,伸着胖嘟嘟的小手,咿咿呀呀等待亲人的拥抱。采摘了嫩芽,切碎,与蛋液一搅和,下锅翻炒,一盘香椿芽炒鸡蛋就出炉了,黄澄澄、香喷喷。 \`R;l   
pj UO|v  
  一般采摘的第一茬嫩芽,奶奶和母亲会分给邻居一些,剩余的才放进瓦缸里,用大盐粒腌上。等到我们周末放学回家,迫不及待地拿出来用煎饼卷着吃,那味道,现在想起来还是直流口水。 Dy3 G8[H#  
  香椿树,枝芽香,又到了吃椿芽的时节。这晚,我做了一个梦:我家也有了一个小院,开垦了一小片地,种了一点青菜,院子里还有一棵香椿树。 :`'z|||?qi  
ED0r\b  
作者 张修东


类别: 散文之晒 |  评论(0) |  浏览(1224) |  收藏